绝美女同事(第一章)-幽会

2019/3/12 0:10:02
  • 冰依湄凌

    今天是村里那条“阎王路”开工修筑的日子。

        雷鹏飞在工地食堂里举行的庆贺宴上喝多了酒,就决定晚上潜到美女上司的楼上,把心里那个早已蠢蠢欲动的愿望变成现实。

        酒宴结束回到房东家,雷鹏飞的头还是有些晕,就拿了脸盆去卫生间里冲澡。在热水淋漓下,他的酒稍微醒了一些。冲着冲着,他的身体有了异常的动静,他就格外强烈地想念美女上司郭小茹。

        他真想今晚冒险闯到她家里去,跟她一起登上早就想攀登的爱情高峰。从今晚酒桌上她兴奋不已的神情看,她也是希望我偷偷去跟她幽会的。可是小茹姐也喝多了酒,是不是一回家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呢?

        雷鹏飞边想边擦干身子,穿了衣服出来,就上床休息。但他靠在床上,头里一胀一胀地跳着,还是没有一点睡意,便拿出手机看微信。

        这时,“咕咚”一声,他的手机来了一条微信,就是郭小茹发来的。他按开一看,心就急跳起来:小雷,你睡了吗?今晚我真是喝多了,睡不着,你能过来陪我吗?

        小茹姐真的主动向我发出了邀请!

        雷鹏飞激动地回复:好的,我马上过来,你身体要紧吗?

        郭小茹回复:我身体不要紧,只是特别想你,你过来吧,我豁出去了。但小雷,你要小心,不要开车,要走着来,不要走直路,而要走弯道绕过来。

        雷鹏飞的心怦怦直跳,浑身热血沸腾。他回复道:好的,我知道了,小茹姐,你等我!

        发完,他翻身起床,迅速穿上衣服。他怕半夜出去被房东发现,所以动作极轻,拔插销的声音一点也没有。开两扇门的时候,他更是小心得骨头疼。

        走到院子里,雷鹏飞轻轻把院门打开一条缝,把头伸出去往外张望。

        月色朦胧,万物静默,村里一片寂静。

        月色下全是黑黢黢的山野和灰蒙蒙的矮屋,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的动静。

        灰蒙蒙的月色中,还弥漫着比较浓重的夜雾,十多米开外就看不清楚东西。

        雷鹏飞警惕地弯下腰挤出门,朝北急走,然后听郭小茹的话,没有一直走直路,而是往一条小路斜插过去,绕过几家人家后,再跳上通往郭小茹家的那条直路,见后面没有人跟踪,他才拔腿往北急跑。

        幸亏他打了这个弯,把跟在后面的柏卫东甩掉了。

        柏卫东就隐在那条小路的右边,他得了谢村长的命令,是专门来抓奸的,果然看见了一道黑影。

        他等了几分钟,不见黑影出来,就拿出手机轻声给谢有财打电话:“谢村长,我发现林家的院门里,钻出一个黑影,是往北走的,我就悄悄跟上去。可是他走了一段路,却往黄家的那条小路上斜插过去,再也没有出现。”

        偷情惯的谢有财急得骂了起来:“你是猪脑子啊?那个黑影肯定是雷鹏飞,你一定要跟上他。”

        头脑简单的柏卫东说:“可我跟丢了,怎么办啊?”

        谢有财兴致大增,笑着骂道:“你的脑子真笨。你赶紧到郭小茹家的院门前去候他。他肯定会到那里去的,只是采用迂回的办法,迷惑跟踪的人。说明雷鹏飞有防备,也很狡猾。这对奸夫**,今晚你一定要候到他们,这是一个好机会。你能把他们捉奸在床,或者堵在家里,你就能当村长,明白吗?”

        柏卫东激动地说:“好好,我就是候到天亮,也要候到他们。”

        谢有财又给他出谋划策说:“你到了郭小茹家,要是看不到雷鹏飞人影,郭小茹的楼上没有灯光,你也要把郭小茹的胖婆婆叫起来,就说郭小茹晚上喝醉了,让她去她家楼上照看一下她。”

        “好好,这个办法好。”柏卫东高兴地挂了手机,就推了摩托车往郭小茹家急走。他不敢骑上摩托车走,怕惊动雷鹏飞。今晚捉不到他们的奸,我的村长梦就泡汤,村里的女人也就搞不到了。

        雷鹏飞快速跑到郭小茹家院门的右侧,先是隐在暗影里朝四周看了看,确定没有人跟踪后,才走到院门前,伸手从里面拔开插销。他走进院门,返身插上门销。见二楼的灯光亮着,他的心就提到嗓子口,狂跳不已,气也有些发堵。这是主动到人家家里去偷腥啊,紧张和刺激让他气血上涌,浑身绷紧,几乎要晕倒。

        走到堂屋门前,也就是以前村委会办公室门前,雷鹏飞轻轻推了推门,门就开了。

        小茹姐真的给我留了门!

        他再次往后看了一下,才走进去,反手把门关上,插紧。

        堂屋里是黑的,他熟门熟路地摸黑走上二楼。

        二楼他只上去过一次,但没有走进过郭小茹的卧室。二楼也有三间屋,楼梯上去是中间敞开式的厅,厅的后面是个卫生间,卫生间里有个沐浴房。

        东边的屋子就是郭小茹的卧室,西屋是她的书房,但里面只有一张办公桌,一张椅子,还有一张备用床。这间屋子平时一直开着。二楼只有前阳台,没有后阳台。

        雷鹏飞走上二楼后,下意识地寻找着可以躲身的地方和逃跑的通道。他走来走去迅速看了一遍,没有找到安全可靠的逃避地方,心里更加紧张起来。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,激动和刺激让他失去了理智。

        他不顾一切地朝郭小茹的卧室走去。他没有敲门,就直接推门,门一推就开了。他像贼一样走进去,立刻把门关上,从里面锁上。

    第二章

    这时,郭小茹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。她脸色血红,穿着宽松的睡衣,充满期待地看着他。她已经冲过澡,头发黑亮地纷披在肩上,将她的俏脸和胸前的深沟衬托得白里透红,越发可爱和迷人。

        她没有了干练洒脱的女干部样子,完全是一个性感娇媚的美少女,一点结过婚的样子都看不出来。

        雷鹏飞走过去,站在她面前,激动得不知怎么办好。郭小茹冲他媚然一笑,就走上前跟他面对面站在一起。

        卧室很大,中间是一张席梦思大床,床的前后两面还有很宽畅的地方。

        他们先是用眼睛代替说话,深深地对视着,对视到两人的身体都颤抖起来才分开。

        还是郭小茹先开口,她温柔地说:“小雷,今晚,你是不是也喝多了酒?”

        雷鹏飞点点头,说:“对,我的头直到现在,还有些晕乎乎的,但我的意识,还是清醒的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说:“我也是。头里一跳一跳的,痛得厉害,我就想,请你来,陪陪我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上前抱住她,将热烘烘的嘴巴凑到她耳边,柔声说:“小茹姐,今晚的你,简直美若天仙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起伏着胸脯,呼吸也很喘急,说:“你也是,太优秀了。我就没法控制自己,就……”

        雷鹏飞说:“小茹姐,什么也不要说了。我们是相爱的,只要有爱,就行了,我们不要考虑那么多了。”说着就与她嘴对嘴地亲起来。

        他们亲了很长时间,郭小茹的身子渐渐柔软下来,也颤栗起来。她伸手按灭电灯,顺势倒在床上。雷鹏飞就势伏上去,急得什么似的,头埋在她的波浪里摇晃着,终于进入他渴望已久的温柔之乡,在她温暖而紧致的包裹里出生入死,奋力拼搏起来。

        但他颤抖着身子要爆发时,郭小茹突然伸出双手拼命推他身子,说:“小雷,你快出去,不要播到里边,有了孩子,我们就完了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紧紧贴着她,温柔地亲着她,说:“小茹姐,他不是说,你没有生育能力吗?我们就用实际行动,来做个验证,看到底谁没有生育能力?”

        “不,小雷,你不能这样,真有了孩子,就麻烦了。”郭小茹还是拼命推拒着他的身子,“你爱我,就不要这样,好吗?”

        雷鹏飞已经疯狂了,他哪里停得下来?坚决不肯,说:“小茹姐,正因为我爱你,才要验证这个东西,才要我们的孩子。有了孩子,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恋爱,再结婚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急死了,却也疯狂了,她终于失去了控制,言和行矛盾起来。她嘴巴里还是反对他这样做,两只手却更紧地箍住他的腰不放。这样,雷鹏飞就把自己的种子全部播进她那充满希望的田野里。

        然后他们就恩爱地搂抱着,躺在那里抚着对方,开始爱的对话。雷鹏飞信誓旦旦地说:“小茹姐,你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只要你有了孩子,我就跟你正式结婚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笑着说:“嗯,你有这个思想,说明你是个有责任心,也敢于担当的男子汉,我很开心。但我们的情事,恐怕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简单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天真地说:“我认为,只要有真爱,就什么也不怕。现在社会上,离婚的人不要太多哦。我不嫌你离过婚,不就行了吗?不是,小茹姐,我现在不能没有你了,我跟你在一起,就感觉特别幸福,真的。刚才,我登上了从来没有登上过的快乐颠峰。小茹姐,有爱和没爱,真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说漏了嘴,敏感的郭小茹捕捉到了,转身盯着他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    雷鹏飞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连忙说:“不,不是,小茹姐,我是说,能爱一个值得我爱的人,真的太幸福了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说:“那我怎么听你说,有爱和没爱,真是不一样的。这就说明,你没有爱的时候,也跟人这样做过是吗?”

        雷鹏飞着急地对郭小茹解释说:“没有,小茹姐,真的没有。我跟你这样做,是第一次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睁大眼睛看着他,问:“你难道是童男?不太像啊,你的动作是很熟练的,不像什么也不懂的懵懂小伙子啊?”

        雷鹏飞也抓住她话里的漏洞,反问道:“那你难道跟懵懂小伙子,也这样做过?”

        郭小茹伸手拧了他一个肉疙瘩,说:“你在说什么哪?你这是在转移目标,不敢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?我只是这样说而已,谁都知道,包括一些小说里,都是这样描写的。没有这方面经验的小伙子,都是十分慌乱的,门也摸不着的。你却一找就找到了,还那样熟练和勇猛,一进来就横冲直撞。我就怀疑你不是童男子,是个看上去稚嫩,实际却非常老练的催花高手,是不是?”

        “哪里呀?小茹姐,我不是,真的不是。”雷鹏飞拼命否认,“我是爱你,才这样激动,才这样勇猛的啊。”

        说着,他再次与她做在一起。这次,他们做得更加激动,缠绵了很长时间,两人都拼搏得浑身汗津津的,才幸福地躺下来。

        郭小茹继续刚才的话题,说:“小雷,其实,我是没有资格,要求你是童男的,因为我是个已婚女人。虽然没生孩子,平时这方面的生活也不多,但毕竟是个过来人,所以也知道这些事,也特别激动。我们已经这样了,我把什么都给了你,就不瞒你,跟你说实话吧。刚才,我也欲仙欲死的,第一次体验到,这种极度快乐的滋味。我真的要感谢你,你让我做了一回真正的女人。你也知道,我跟他过这种生活,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。我都是在他的折磨下,痛苦地完成妻子任务的。真的,每次都是在他折磨我的欢乐中,我生不如死地熬过来的。”

    第三章

    雷鹏飞心疼看着她身上一个个青紫的伤痕,一块块被掐黑的皮肉,用手轻轻地在上面抚慰着,气愤地说:“小茹姐,怎么会这样啊?这个人也太歹毒了吧?早知道这样,我上次就应该好好教训了他一下。唉,你好歹也是个村支书,怎么能忍气吞声到现在?不行,小茹姐,你要跟他离婚。为了自己的幸福,你要坚决跟他离婚。就是不跟我结婚,你也要跟他离。社会上比我优秀的男人多得是,你要追求属于你自己的幸福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感激而又爱怜地摸着他的脸,柔声说:“小雷,我的好弟弟,我也想离婚,谁没有梦想啊?谁不想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?你说得没错,有爱和没爱,真是不一样的。刚才的生活,就让我对这句话体会得相当深刻。我真的没有想到,男女之间做这种事,还会有如此巨大的欢乐和幸福。怪不得世上的男男女女,都在不懈地追求这种幸福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说:“如果我们能结为夫妻,天天这样两情相悦,同床欢歌,那该有多幸福啊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用两根纤细的手指,捏了捏他的鼻子,说:“但我还是有些担心,担心你尝过我的新鲜后,就讨厌我,抛弃我,又去另觅新欢。到那时,我不就又成了现在这样的怨妇吗?”

        雷鹏飞柔情绵绵地亲着她说:“不会的,小茹姐。我在这里向你保证,只要你能离婚,我就非你不娶。如果你不能离婚,我也偷偷爱你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说:“你是说,我不能离婚,你就让我做你的情人?”

        雷鹏飞说:“小茹姐,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。我们不是游戏人生,也不是权色交易,我们是一对搭档之间的真心相爱,两情相悦。这是我们的权利,虽然有违人伦,但也情有可愿嘛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说:“你的歪理还不少,但现实是残酷的,恐怕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美好。”

        他们正在无比幸福地进行身心交融时,柏卫东却在外面像闻到腥味的野猫一样转悠着。

        他推着摩托车来到郭小茹的院门外,见她家的二楼上还亮着灯光,就赶紧去一旁的一块玉米地里藏好摩托车,然后走过来细致察看起来。他要寻找雷鹏飞走进去的迹象,但他看来看去,却是什么也找不到。他仄耳谛听着二楼上的动静,也是一点声息也听不出。

        突然,郭小茹二楼的灯熄了。

        柏卫东心里既紧张,又难受。雷鹏飞到底有没有来呢?他拿不定注意,就给谢有财打电话请示,他压低声音说:“谢村长,我现在在郭小茹家的楼下,没有看到雷鹏飞的身影,一点动静都看不出来,也听不到任何声音,怎么办呢?”

        谢有财沉吟了一下,说:“你还是要去,叫她的胖婆婆来,装作关心她的样子,上楼去查看。但你跟她胖婆婆说话,要注意方式方法。”

        柏卫东问:“那我要不要,跟上去看呢?”

        谢有财说:“你不能跟上去,而且要叮嘱胖婆婆,千万不要让她说,是你叫她来看的,明白吗?”

        “好吧。”柏卫东硬着头皮说,“我这就去叫她。”

        挂了电话,柏卫东去把摩托车锁好,拔腿就朝北边的魏家宅走去。郭小茹家离胖婆婆家大概有三四百米的距离。他在月色下跑得比兔子还快,怕跑慢了,雷鹏飞跟郭小茹偷了一次腥后溜走,也怕顿在田里的摩托车被人偷走。

        柏卫东跑得不气不接下气,跑到魏家的时候,已经九点半了。魏家黑灯瞎火的,人都已经睡下了。他站在魏家院门外,先是平了平气,再壮起胆子,冲着铁栅栏门的里面轻声喊:“魏家三婶,魏家三婶,你开个门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        楼上没有声音。柏卫东只好把手伸进铁栅栏门,拿起那把挂锁轻轻地敲打铁门。“哐当,哐当。”几声大响,里面二楼上的电灯就“啪”地一声,亮了起来。

        “外面是谁呀?”郭小茹的胖婆婆打开二楼卧室的一扇窗户,把头伸出来,往下看着问。

        柏卫东仰头冲着楼上说:“是我,魏家三婶,你下来一下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        “哦,我这就下来。”胖婆婆没有看清楚下面是谁,但她很感兴趣,知道很可能是儿媳妇的情事,就马上从楼梯上走下来。

        楼房底楼的电灯也开了,接着,院子里的电话也亮了起来。郭小茹的胖婆婆好奇地走出来,走到院门口,隔着铁栅栏门,眯眼往外一看,认出来了:“哦,你是一队的柏队长啊。这么晚了,你还来叫门,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    “是,是我,魏家三婶。”柏卫东点点头,笑着说。他一笑,就露出一口白牙,在暗夜里显得异常鬼魅。他鬼鬼祟祟地朝四顾看了一眼,才压低声说:“魏家三婶,今晚,郭书记在工地喝多了酒,醉了,你快去她家看看吧。”

        “醉了?”胖婆婆没有反映过来,“那她是怎么回家的?”

        柏卫东说:“是孙会计送回家的。”

        胖婆婆说:“孙会计送她回家,就没事了吧?就是有,孙会计也会照顾她的。”

        柏卫东只得用暧昧的口气说:“魏家三婶,你快去她家楼上看看吧。看什么?你应该懂的。但你千万不要说,是我来告诉你的。我是出于好意,也是对你儿子魏宏烈负责,才冒着危险,来给你报信的。”

        胖婆婆听明白了,她惊呆在那里,张大眼睛看着他,惊问:“啊?这是真的吗?你看,看清楚了?”

        柏卫东又一次害怕地朝四顾看了看,才神秘兮兮地说:“他肯定在你家儿媳妇的楼上,你快去看一下,去晚了,他就跑了。”

    第四章

    胖婆婆从惊愕中反映过来,讷讷地说:“好,好,我这就去。”但她刚转身,就又有些紧张地说,“哎呀,这可如何是好?我一个人去不太好吧?可是谁跟我一起去呢?”她颤抖着手,要打开门上的挂锁,却怎么也打不开。

        柏卫东对她说:“魏家三婶,你也不要急,要镇静,啊。你有郭书记家钥匙吗?要是她不开门,你可以开门进去。”

        胖婆婆镇静了一些,说:“有,我去家里拿。”

        柏卫东说:“你快进去拿,这锁我来帮你开。”

        胖婆婆一摇一摇转身去拿钥匙。柏卫东把手伸进去,利索地把院门上的挂锁打开。其实,胖婆婆根本不用拿郭小茹家钥匙的。人在里边插上销子,外面的钥匙怎么打得开门呢?

        柏卫东的脑子就是笨。他不敢走进去,就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等。胖婆婆走进屋子摸摸索索,好长时间都不出来。这可急坏了柏卫东,他担心郭小茹与雷鹏飞行了一番云雨情后马上离开,那他就抓不到他们的奸了,就不好对魏家交待。

        胖婆婆终于走出来,关上门。走到院门口,对柏卫东说:“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        柏卫东说:“这种事,我怎么能一起去呢?我只能站在外面,不能上楼去,你还不能说是我说的,这种事是不能乱说的。我先走,到那里等你,你尽量快点。我的摩托车还在那里,怕被人偷走。”说着就大步流星地往郭小茹家走去。

        走到郭小茹家门前,他先去看摩托车,还在那里。他才走到院门前,静静地站在暗影里,等胖婆婆到来。他心里好焦急,也有些害怕,要是捉奸捉空,就又一次前功尽弃。

        柏卫东不停地看西边的路,胖婆婆走得太慢。他心急如焚,却又没有办法,只能等她走过来。等了十多分钟,胖婆婆才气喘吁吁地走到院门前。

        柏卫东轻声对她说:“我躲到旁边去,如果看到这个人在上面,你就在二楼叫一声,我马上冲上来。如果没有看到人,你就不要叫,也不要把我说出来。”

        “你不要怕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胖婆婆也有些激动和紧张,气堵得有些厉害。她站在院门前,平静了一下心态,才冲着里边的楼上喊:“小茹,你今晚在工地,喝多了酒,要紧吗?我来看看你,你能下来开个门吗?”

        她一喊响,柏卫东就退到后面的暗影里去。

        楼上寂静无声,一片灰黑。胖婆婆就把手伸进去,拔开院门的销子,走进院子,再朝堂屋走去。

        这时,楼上正说着情话、沉浸在两情相悦中的雷鹏飞和郭小茹听到声音,都吓了一跳。他们赶紧从床上跳起来。雷鹏飞不敢开灯,在黑暗里找着衣服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

        “你看看,这就是残酷的现实。现在怎么办?”郭小茹也慌得手足无措,吓得脸色煞白。她在黑暗里寻找着自己的衣服,也是怎么都找不到。

        楼下传来胖婆婆拔开院门销子的声音。郭小茹急死了,吓得都快要哭出来。她在黑暗里看着雷鹏飞,头脑里一片空白。她颤抖着声音,小声说:“小雷,这里没地方躲,现在怎么办啊?”

        雷鹏飞急出一身冷汗后,丁着狠心想,索性跟她摊牌吧,反正逃不掉,情事要败露,就听天由命吧。于是,他不顾一切地按亮电灯,镇静地对郭小茹说:“我们索性跟她摊牌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吓得额头上冷汗直冒,两眼红红地瞪着他,说:“这怎么行?要寻死啊。”两人边说边手忙脚乱地寻找着各自的衣服,迅速穿上。

        雷鹏飞一边整理着衣服,一边问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说:“快,你找个地方躲起来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像哑巴一样冲她说:“没地方可躲啊,来的时候,我都看过了。”

        这时,楼下的堂屋门上响起胖婆婆的敲门声:“小茹,你下来开个门,我要进来看看你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小声对雷鹏飞说:“她这是要来捉奸啊,今晚,我们真的要完了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想了想,冷静地说:“现在有两种办法,一是索性跟他摊牌,一是我跳窗逃跑。从后面的窗户跳下去,应该不会死的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已经穿好了睡衣,在当地急得团团转,边转边说:“跳下去,不摔死才怪呢。再说,你跳下去,下面恐怕有人,正在那里等着你呢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抹着额头的汗水,说:“那就插翅难逃了?不,我想起来了,我可以躲到卫生间的沐浴房里,我看那里有一块布帘,我把它拉上。你呢?争取不要让她到卫生间里来看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急得跺着脚说:“好,你快去!”

        雷鹏飞轻轻打开卧室的门,跳出去,趸到楼梯口后面的卫生间里,将门虚掩上。他知道,这门不能关上,更不能从里面插死。插死,要是胖婆婆来推门,推不开,就知道里面有人,那就暴露了。

        雷鹏飞钻到沐浴房里,把身体紧紧贴在墙壁上,然后把浴帘拉上。他躲到最里边的一个角上,屏住呼吸,忍住鼻痒,一动不动。

        楼下的敲门声更响了,胖婆婆的喊声也更加急起来:“小茹,你这是怎么啦?我看见灯都亮了,怎么磨磨蹭蹭的,不下来开门啊?”

        等雷鹏飞藏好,郭小茹整理了一下房间和床铺,才穿着睡衣睡裤走下去。她装出一副睡意迷蒙的样子,说:“来了,来了。”说着到墙壁上去按亮底楼的灯。

        她走到底楼堂屋门后,拔开插销,打开门,眯着睡意惺忪的眼睛,看着胖婆婆说:“妈,这么晚了,你来干什么呀?我已经睡着了,被你吵醒了。”

        胖婆婆上上下下打量着她,说:“我听说,你今晚喝多了,就来看看你。”说着就迈步走进来。

        郭小茹挺着高胸,挡在她面前,不想让她走上楼,说:“我不是好好的吗?妈,你就回去吧,啊,时间不早了。我要休息了,瞌睡得要命。”说着做出哈欠连连的样子。



    第五章
    胖婆婆却不吃她这一套,绕过她的身子,抬脚就往楼上走。她边走边说:“我来都来了,就让我到楼上,坐一会再走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不好拉住她,只好跟在她后面走上楼。她的心提在嗓子口,脸紧张得快要挂不住。但她努力镇静着自己,不让自己太慌张,小不忍则乱大谋啊。

        胖婆婆边走边拿眼睛扫视着,底楼没有藏人的地方,所以她只扫了一眼,就把目光盯到二楼。她一走上二楼,一双眯细的肉眼就滴溜溜乱转。她先是走到郭小茹的卧室里,眼睛毒毒地在里边扫视着,搜寻着野男人来过的痕迹。

        好在郭小茹刚才迅速收拾了一下,没有让她发现她与雷鹏飞在这张大床上两次酣战的任何迹象。郭小茹将计就计地指着床前的一张椅子,说:“妈,那你就坐一会吧,我去给你泡杯茶。”

        “不要泡,晚上怎么能喝茶?喝了就兴奋得睡不着了。”胖婆婆在她的卧室里转了一圈,没有发现什么,就悻悻然走出去,往楼梯口后面的卫生间走去。

        郭小茹紧张得心都快要停跳了,她堵着气,说:“妈,你这是,要去干什么呀?”

        胖婆婆边朝卫生间走,边说:“我要小便一下。”说着就要走进卫生间。

        贴在沐浴房里面墙壁上的雷鹏飞,紧张得气也不敢透,汗毛也根根竖了起来。

        郭小茹更加紧张,她眼前一黑,差点晕倒。好在她伸手扶住墙壁,才稳住了身体。但在千钧一发的危险之际,她还不忘作最后的努力,颤着声音说:“妈,这个马桶,坏了。我卧室里,有痰盂。”她身上早已急出一身冷汗。

        这时,胖婆婆已经走到卫生间门口,她往里看了一眼,没有发现有人,就僵立在那里不动。心想怎么没人呢?这个柏队长,在给我慌报奸情啊!

        郭小茹见她立在卫生间门口不动,吓得脸色惨白,想去拉她,却又不敢,就急切地冲她说:“妈,痰盂在我,房间里。”

        胖婆婆还不死心,装聋作哑地往西屋走。郭小茹心里松了一口气,冲沐浴房布帘后面的雷鹏飞干咳一声,意思你千百万不要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      胖婆婆走到西屋里看了一下,又转了一圈,也是什么也没有看到,心里就纳闷,没有人啊?这个柏卫东,真是的,害得我走来走去寻找,这就有些下不了台了。

        “妈,你在找什么呀?”郭小茹跟在她后面,陪着笑脸,有意给她台阶下,“你听到没有?痰盂在我房间里。”

        胖婆婆这才有些尴尬地说:“哦,在你房间里,我以为在西屋里呢。”说着一摇一摇地走进郭小茹的卧室,装模作样地脱下裤子,在痰盂上坐了一下,没有小便,就站起来,系好裤子。她在椅子上坐下来,喘着气说:“我有些累,让我坐一会,再回去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的神经还是绷得紧紧的,一点也没有放松。她有意问:“妈,你是听谁说,我喝多了酒的。”

        胖婆婆翻着白眼,答非所问地说:“我正要睡觉呢,听人说今晚在修路工地上,村里的干部都喝多了,我就不放心,来看看你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心想,拉倒吧,肯定是有人来给你报信的。难道有人跟踪了小雷?天哪,真的好险啊!她嘴上则说:“哦,是这样。你的消息来得也挺及时的,我们刚刚吃好饭,回到家里不久,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      为了尽快把胖婆婆赶走,将雷鹏飞解放出来,她故意追问:“妈,到底是谁告诉你的?这个人是不是别有用心啊?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?你告诉我,我要去找他算账!”

        胖婆婆有些招架不住,就站起来说:“小茹,你没事,我就走了。你也早点,休息吧。”说着就一摇一摇地走出去。

        郭小茹怕她再到卫生间里去看,赶紧送她出去,挡在她的右面,有意提高声说:“那妈,你走好,啊。”这是说给雷鹏飞听的。

        这时的雷鹏飞,贴在沐浴房里面的墙壁上,鼻子奇痒难忍,老是要打喷嚏。但他拼命忍着。他知道,只要这个喷嚏一打,他们就彻底完蛋。所以他的鼻子膨胀得快要爆炸,他极力把它闷在肚子里,要爆也让它在肚子里闷爆。

        胖婆婆终于走下楼梯,走出堂屋门。她走到院子里,还不忘回头朝二楼看一眼。

        郭小茹把她送到院门口,说:“妈,你走好,我穿着睡衣,就不送你了。”

        胖婆婆大声说:“小茹,把你吵醒了,不好意思。你回去吧,也早点休息。”说着就走出院门,往西走去。她最后这句话,是有意说给躲在暗处的柏卫东听的。

        躲在离这里二三十米处一个暗角里的柏卫东,听到这句话。她听郭小茹关了院子的门,走进堂屋去了,才从暗处钻出来,奔到胖婆婆的身后,轻声说:“魏家三婶,你看到什么了没有?”

        胖婆婆不满地回头看了他一眼,埋怨说:“没有,我找了个遍,连鬼影子也没有看到。你到底看到什么了?这么晚了,还跑来跟说,弄得我好尴尬。”

        柏卫东讷讷地跟着她,问:“那你有没有,把我说出来?”

        胖婆婆说:“她多次追问我,你是听谁说的,我都没有说。以后,柏队长,你要看准了,再来跟我说,啊。你快回去吧,时间不早了。”

        柏卫东这才止步。他退到摩托车处,像鬼一样站在暗影里想了想,又拿出手机给谢有财打电话:“谢村长,唉,胖婆婆上去了,找了个遍,什么也没有看到。真是怪了,他难道飞了不成?现在怎么办?”

        谢有财沉默了一会,说:“你不要走,再在那里等一会。如果雷鹏飞在上面,他一定会马上出来的。当然,你最好到林昌生家去一下,推一下他家的院门,如果推得开,雷鹏飞就一定还在郭小茹家里。如果推不开,就说明雷鹏飞已经回去了。”

        柏卫东想想也是,可要是骑着摩托车去,就会发出声响,会被人听到。这里呢?又要出现一段时间的空档。他犹豫了一下,下着决心说:“我就在这里等吧。”

    第六章
    谢有财鼓励他说:“卫东,干这种事,要有耐心。村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,明白吗?你一定要坚持住。坚持到底,就是胜利!”

        柏卫东打完电话,走到郭小茹家的院门外,拣了一个可以看到她家院门和楼房前后情况的地方,先是蹲下来等。蹲累了,他就找来几块砖头叠着,坐下来苦等。

        楼上的雷鹏飞等胖婆婆走出院门,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。他缓过气来,才走出卫生间,走进郭小茹的卧室。

        郭小茹的卧室比较大,里面的空间有好几块地方。这时,郭小茹正站在离窗口比较远的地方等着他。里面开着灯,如果站在窗口,两个人影就会被人发现。

        “刚才,把我吓死了。”郭小茹如劫后余生般,激动地上前抱住雷鹏飞。

        雷鹏飞也伸手环抱着她的细腰,让她的波峰顶着自己的胸脯。他在郭小茹的额角上亲了一下,说:“我也一样。刚才,你胖婆婆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,我紧张得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我快憋坏了,小茹姐,我们互相安慰一下吧。”

        说着就与她嘴对嘴地亲起来。他们柔情似水地缠绵在一起,亲个没完。雷鹏飞如从战场上下来、经历九死一生考验的英雄,跟长期独守空房、为他担惊受怕的娇妻热烈拥抱一样,格外珍惜地亲着对方。他们亲了好一会才分开,雷鹏飞说:“我要回去了,夜已经很深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还是抱住他不放。

        雷鹏飞看了一下手机,说:“已经十一点钟了。城市里还不算晚,但在农村,就是深更半夜了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恋恋不舍地说:“你不要走,再陪陪我,到快天亮的时候走。现在不会有人来了,你放心好了。再说,我也怕有人,还在下面等着你。”

        她这样一说,雷鹏飞觉得也对,就同意了。其实,他心里也舍不得马上离开郭小茹,就拥着她娇嫩的身体,按灭灯光,躺进被窝。他们都除尽衣服,紧紧地相拥着,零距离地感受着对方的温暖和柔软。他们幸福无比地地享受着对方的每一寸肌肤,每一个呼吸,慢慢进入甜美的梦乡。

        一觉醒来,雷鹏飞惊坐起来。他拿出手机一看时间,是凌晨三点多钟。窗帘拉严,屋子里漆黑一片。手机的亮光将温暖的被窝照亮,他看到了身边一个完美无瑕的身体,她的波峰迷人地挺立着,上面却伤痕累累。

        雷鹏飞小心翼翼地抚慰着它们。郭小茹也醒了,搂过他的身体,说:“还早了,再睡一会吧。”雷鹏飞毕竟是个妙龄男郎,年轻力旺,他的身体马上又激动起来。于是,他第三次与心爱的人做在一起。这次,郭小茹更加放开自己,在床上尽情地舒展着自己的媚功,享受着对方的身体。他们互相享受着,缠绵了很久很久。

        完事后,雷鹏飞搂着她说:“小茹姐,我真的爱死你了,你让我体会到了一个男人最大的快乐和幸福,我已经离不开你了,我们一定要结婚当夫妻,然后白头到老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也很开心,亲着他说:“好吧,我们就朝这方面努力,但要等待合适的机会。我们要幸福,也要面子,对吧?我们一定要体面地恋爱,再正式结婚。小雷,说心里话,我也很爱你,甚至比你爱我更爱你。但我担心,我们的爱情,不会一帆风顺,还会有更大的风浪和考验。我更担心,我真的有了孩子怎么办?今天晚上,我们都这样激动,这样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弄不好就会碰撞出爱的结晶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亲着她说:“到时再说吧,真有了孩子,我就可以当爸爸了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点着他的鼻子,说:“昨晚你没有吓坏是不是?”

        两人又爱不释手地搂了一会,雷鹏飞知道,必须得走,再不走,天就要亮了。天一亮,他从她家的院门走出去,就会被人发现,那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啊!

        雷鹏飞坐起来,穿上衣服,跟郭小茹吻别。他轻手轻脚地走到下楼,先是站在堂屋门的后面,往外观察着动静。

        外面的天色还是灰蒙蒙的,几米开外看不清人影。村里万籁俱寂,连狗叫声也没有一声。

        雷鹏飞看来看去,院门外没有人影,他才大胆地拔开插销,轻轻打开一扇门,身子闪出去。他弯下腰,贴在墙壁的暗处,走到院门处,往外张望。确定外面没有人影后,他才轻轻拔开门销,闪出门,猫腰往右边急走。

        到了院墙的东墙角,他环顾四周,还是没有看见有人影,就沿着那条水泥小路,朝房东家奔跑起来。

        原来这个柏卫东,苦苦地候在郭小茹的院门外,一直候到凌晨一点多钟。郭小茹家二楼上一点动静也没有,他又瞌睡得实在支撑不下去,就推着摩托车回家了。他又一次在智慧和耐心上没有战胜雷鹏飞和郭小茹,捉奸失败。

        雷鹏飞走到房东的院门外,先是听了听里面的动静,才轻轻推开门,闪进去。还好,房东的东屋里没有灯光,她跟林小红还在睡觉。

        雷鹏飞像有轻功一样,动作极轻地关上院门,走到堂屋门前,轻轻推开门闪进去,迅速趸进西屋,关上门,他才拍了拍胸脯,脱衣上床,倒头就睡。

        雷鹏飞的精力消耗太多,也太紧张,身心都有些疲惫。所以他倒在床上,不一会,就呼呼地进入梦乡。

        雷鹏飞一觉睡到八点多钟,这在他来村里工作以后还是第一次。他马上起床,打开门一看,房东已经出去了。他赶紧去洗刷,然后到厨房里找吃的。昨晚的体力消耗太大,美美地睡了一大觉以后,他觉得精神格外松爽,肚子就有点饿。

        房东烧好了早饭,顿在锅子里。他盛了就吃,吃了两碗绿豆粥,两个炖山芋。吃完早饭,他锁好门,开着车就往村委会赶。

        开到学校,雷鹏飞在场地上停好车出来,就走进村委会办公室。王能龙到修路工地上去了,其它三个女同事都已来上班。郭小茹也到了,正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他。经过昨晚的身心交融,他们更有了心灵的默契和爱的感应。

    第七章
    他们没有说话,只用眼神交流。他们相视一笑,就感到无比幸福。在这种有爱的环境里工作,对身心健康和工作效率都有好处。

        雷鹏飞发现,郭小茹经过昨晚爱的暴风骤雨,脸色更加滋润,皮肤白里透红,似乎还显得更加年轻和精神。所以说,爱情是一个女人肌肤的滋润剂,皮肤的增白粉,力量的助强液,一点也不错啊!

        郭小茹看他的眼睛里有了充满柔情蜜意的波光。他们虽然没有说话,但相对而坐在办公桌边,心里都感到特别温馨和甜蜜。隔壁就坐着孙小英和韦芳芳,所以他们不敢太放肆,不能太亲热,只能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办公。

        雷鹏飞把他们昨晚的身心融合,当成了两人的新婚之夜,所以他想跟她度蜜月。蜜月期间,一对恩爱夫妻都会时刻渴望肌肤相亲,每天都要颠鸾倒凤。

        但他们不行,他们还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,所以只能是偷偷寻机欢爱。明里亲热不行,雷鹏飞就把脚从办公桌底下伸过去,轻轻靠在郭小茹的脚上。

        两人立刻感到脚上有股温暖的电流,从脚尖一直漫向全身。他们相视一笑,郭小茹还幸福地给他做了个鬼脸。见没人注意,悄悄给他丢来一把软糖。

        但他们正在悄悄偷乐时,孙小英走了过来。她站在他们的办公室前,对郭小茹说:“郭书记,昨晚,你后来怎么样啊?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转头看着她说:“你走了以后,我就睡了。睡得很香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”

        孙小英说:“怪不得今天,你的脸色特别滋润,精神也特别好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一愣,下意识地看了雷鹏飞一眼,心想,难道我真的得到爱的滋润,脸色变好了?嘴上则说:“是吗?我自己不觉得啊。”

        孙小英根本没有怀疑面前这一对姐弟般的好搭档,已经勾搭成爱,融为一体了。她不无讨好地说:“睡眠好,喝的又是红酒,对身子都是有好处的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笑着说:“昨晚,我睡得特别香,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香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她用眼角乜着雷鹏飞。雷鹏飞耳朵听着,眼睛却看着电脑,心想你们知道什么呀?这是爱情滋润的结果。

        孙小英这才说工作:“郭书记,还有雷村长,昨天,我把电话,无线电视,还有网络的手续都办了,今天都要来安装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说:“好的。扶贫款都发下去了吗?”孙小英说:“还有十一个人没有来领,他们都在外地打工。我通过多种途径,跟他们联系上了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问:“这次,没有人来代领吧?”

        “我做的两块牌子,今天下午也能来装了。”雷鹏飞一边说着,一边站起来说,“我们去看一下搭的厨房。”走在路上的时候,他用公事公办的口吻,对郭小茹说,“郭书记,这两天,厨师要落实下来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说:“我已经落实了,等食堂搭好,他就过来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带着他们走出去,走到正在搭建的彩钢板房前面。临时房搭建速度很快,架子已经立了起来,三个师傅正在加紧封板。

        这时候,郁诗诗走过来,兴高采烈地说:“雷村长,郭书记,真是立竿见影啊,这个厨房已经初具雏形了。马上就能吃食堂了,要节省我们很多做饭的时间。这个时间,我们可以用到教学上。”

        她说话的时候,眼睛灵活如梭地扫来扫去,一直想捕捉雷鹏飞的目光。有郭小茹在旁边,雷鹏飞不敢接纳她脉脉多情的目光。因为他发现,郭小茹正眯着眼睛看着他们,脸上泛出一层明显的醋意。

        雷鹏飞有意转开去,不让郁诗诗亲近他。没想到郁诗诗又追过来,在郭小茹的眼皮底下,她突然趋到他身旁,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,悄悄跟他说:“雷村长,这个星期天,我们去山中旅游好吗?”

        郁诗诗是个女孩,身上有股与郭小茹不一样的幽香。她全身洋溢着一股青春的朝气。她的波峰在那件鹅黄色的连衣裙里若隐若现,充满了诱人的魅力。

        雷鹏飞一惊,下意识看了郭小茹一眼,轻声说:“我们用微信联系。”说着马上闪开身体,转身走回办公室去。

        一会儿,郭小茹也走回来,她装作很随意的样子,问:“刚才,郁老师跟你说什么悄悄话啊?”她说话的时候,眼睛紧紧盯着他。

        雷鹏飞有些惊慌,他不能跟她说实话,就眨着眼睛,边想着谎话,边说:“她说,她说,嘿嘿,你跟郭书记,真是一对好搭档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一惊,愣愣看着他,有些不相信地说:“她怎么突然跟你说这个话?”

        雷鹏飞的脸有些发烧,讪笑着说:“我也不知道,她说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   这时韦芳芳走过来请示事情,正好解了雷鹏飞的围。她恭恭敬敬地对他们说:“郭书记,雷村长。上次会议上说,村里要物色一个接待兼公关。呃,我们团支部里有两个年轻的团员,倒是比较合适的人选。一个是上次发放损赠物资的志愿者朱小平,一个是今年刚刚职中毕业的姚红怡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问:“她们长得怎么样?”韦芳芳说:“应该都可以的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说:“朱小平我看到过,还可以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对韦芳芳说:“你让她们到这里来一下,我们看一看,两个里选一个。”

        韦芳芳说:“我明天就让她们一起来吧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说:“也行,问一些她们的情况,看哪个更适合一些。明天,我要去县里跑批文,这件事,就由郭书记来确定吧。”

        郭小茹心里又高兴起来,对韦芳芳说:“我们一起面试一下,再商量着确定。”

        雷鹏飞又在电脑上忙起来。韦芳芳走回自己办公室。郭小茹没心思上电脑,坐在那里不住地朝雷鹏飞看,似乎有什么话要说,雷鹏飞不敢看她,怕她再说郁诗诗的事情。


    过几天更新。。。